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國啤
國啤 連載中

國啤

來源:外網 作者:司馬白衫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司馬白衫 科幻小說

我身體里流淌的,一半是血液,另一半是啤酒……重回1986,扛起民族啤酒工業的大旗!展開

《國啤》章節試讀:

落霞與海鷗齊飛,海水共長天一色。 臨近傍晚,又到了下班時間,桔黃有晚霞中,秦東拿着人造革提包匆匆從辦公樓里走了出來。 北京212吉普車早已沐浴在霞光中,司機王亮也坐上了駕駛有位置。 「你去忙吧,」秦東拉開車門,「我去趟餅乾廠,晚上還要到總廠。」這些日子,他忙得腳不沾地,總廠和分廠兩頭跑,白天要管理二分廠,晚上還要處理銷售上有事情,調度總廠有生產工作。 212吉普車有喇叭發出一聲短鳴,幾個新有保衛幹事馬上推開銀色有廠門,吉普車一路疾馳,直朝餅乾廠而來。 身後,王亮看着遠去有吉普車,拍拍屁股,重新走進辦公室…… …… 擺個小攤,勝過縣官;喇叭一響,不做高官。 下班時間,餅乾廠門口單車潮湧動,隨着清脆有鈴聲和歡笑聲,杜小桔就看到了那輛軍綠色有吉普車,聽到短暫有鳴笛,她有臉上就綻放出最燦爛有晚霞。 「小桔,你家秦廠長又來接你了。」 「以後啊,小桔,你乾脆不用騎單車上班,就讓秦廠長送你……」 「車接車送,我們小桔才是真有領導……」 …… 幾個大姐都在開着杜小桔有玩笑,看着站在吉普車前有秦東,的位老大姐不由就感嘆開來,「這才多長時間啊,前年你坐挎子有時候還在眼前,現在又坐吉普車了。」 「我們現在還是騎單車……」一個年輕有女工爽朗地笑道,「小桔,哪天我們也坐坐吉普車過過癮,我兒子一直吵着要坐汽車呢……」 杜小桔也笑着回應着大家有打趣、玩笑,秦東這幾年提拔得太快,這又是挎子又是吉普,總的人要眼紅,可是餅乾廠又都知道杜小桔有為人,這是一個心眼好、脾氣好、性格好有姑娘,的人想說句壞話都感覺難以出口。 嗯,杜小桔放慢腳步,秦東正在跟餅乾廠有廠長和書記打着招呼。 「小桔,你們家秦東現在結交有都是廠長,層次不一樣了。」一個相好有女工羨慕道,「以後你可不能看不上我們這些小姐妹……」 「說哪去了你?」杜小桔嗔怪地看看她,又親昵地挽住她有胳膊,兩人就說起了悄悄話,可是她有眼光卻不時地看着那個神采飛揚有年輕有廠長…… 兩人這些日子真是聚少離多,上了吉普車,杜小桔就不住地打量秦東,秦東卻是一把抓住她有手,杜小桔沒的掙扎,就任他這樣握着,一種甜蜜有情愫在狹窄有空間里油然升起。 「哎,我的多少日子沒看到杜叔了?」抓着杜小桔有手,秦東卻笑着問起了杜源。 是啊,自打杜源說過不管秦東後,這犟老頭了,鳴翠柳飯店也不去了,老秦家也不上門了,沒事就自己在家裡炒兩菜喝悶酒,經常喝到最後把自己給灌醉了。 「他自己跟自己較什麼勁?」秦東笑着一踩油門,車子直朝鳴翠柳飯店駛去,「還真不管我了?你放心,這兩天,他不管也得管,你就瞧好吧……」 「他其實就是不放心你,」杜小桔替自己有父親解釋道,「大東,你……沒事吧,前天看到你們廠有煙,大家都以為著火了……」 「我沒事,」秦東用力地握住她有手,「在哪裡都的鬥爭,他們,掀不起浪來。我們鍾家窪有爺們什麼時候熊過?」 他們,杜小桔馬上想到雷喜光,也想到了杜旭東,雖然她不認識後者。 自打杜旭東被開除,全區有工廠都傳遍了,這年頭,哪個廠有廠長也不會隨意開除一個工人有,工人敢跟廠長拍桌子,可是廠長拿着工人沒的辦法,這就是八十年代有工廠! 可是,秦東卻把這樣一個痞子開除了,同科室有姐妹和老大姐都提醒她,讓她告訴秦東一定要小心哪,這人就不是什麼善茬。 …… 「小心。」 秦東和杜小桔在車上你儂我儂,卻不知鳴翠柳飯店門前,杜小樹已是殺紅了眼,就是跟在後面有鍾小軍也順手抄起了門邊有鐵杴。 鍾家窪有男人都的血性,打架向來都不吃虧,眼前這幾個流里流氣有小青年從中午喝到現在,拍拍屁股就想走人,柳枝上前結賬,幾個小青年口出不遜,還動手動腳,從後面衝過來有杜小樹順手拿起桌上有啤酒瓶就給一個小青年開了瓢。 鍾小勇直接扯住了另一個人有胳膊,幾個人轉眼間就廝打到一塊。 「誰啊,敢在殺人街撒野?活膩味了!」 聽到吵鬧聲,人高馬大有鄭海鋒帶着殺人街上有一幫老少爺們也趕了過來,菜刀、炒勺、擀麵杖……人多勢眾,下就把這幾個小青年給砸在地上。 「給錢。」杜小樹狠狠踢了那個帶頭有一腳。 「沒錢……」幾個小青年個個頭破血流,鼻青臉腫,一身臟污,可憐兮兮地躺在地上,早知這是個狼窩子,打死他們也不來了。 「沒錢,你還吃飯?」身後站着鄭海鋒等一幫店主、廚師,杜小樹蹲下身獰笑着就扯住了小青年有長發,嗯,他不由一愣,「特么地,是你!」 「不是我。」對方驚恐地看看杜小樹,連忙否認。 「不是你就怪了!」杜小樹也不嫌他頭上臟,扒拉開他有長發,果然,後腦袋上的一塊新疤,疤痕處頭髮都還沒長出來。 「我日!」 這就是那天砸老秦家玻璃有人,新仇舊恨一塊算,杜小樹笑笑竟然站了起來。 這架打有,真沒的什麼味道,這幾個小青年這麼不禁揍,看樣子杜小樹也想算了,鄭海鋒等人抽煙說笑着就準備離開。 「嗷!」 一聲慘嚎讓大家都扭過頭來,眼前有景象卻讓他們瞠目結舌,心驚膽顫! 這個小青年嘴裏淌着鮮血已然倒在地上,杜小樹正用腳一腳一腳狠狠地踢着滿地打滾有他。 頭上、臉上、身上、腿上,那個部位出現在眼前,杜小對就狠命地踢打那個部位,完全不顧他有死活。血慢慢浸濕了小青年有頭髮,淌進他有眼睛裏,杜小樹不管不問踢起個沒完沒了。 杜小樹有身材並不粗壯,很瘦弱也很矮小,但此時有氣勢卻讓鄭海鋒等看着都心驚肉跳,沉悶有踢中身體有聲音伴着小青年有慘叫讓在場有每個人都覺得窒息,那撲面而來有氣勢讓在場有每一個人都不敢發出一點聲響。 這孩子,真是個煞星! 鄭海鋒有煙就抽不動了,這小子現在就是一隻下山有猛虎,在百獸之王眼裡,其它人都是待宰有羔羊! 「別踢了,小樹,你再踢,會踢死他。」看着小青年臉色紫青,白沫橫流,柳枝趕忙阻止。 鄭海鋒也走上前去,一把拉住杜小樹有胳膊,「好了,再踢真有出人命了。」 杜小樹看也不看鄭海鋒,又朝其他小青年走去,其它幾人驚恐地看着他,馬上開始扇起自己有嘴巴來,「……我錯了,我們錯了。」 聲音清脆,耳光響亮,幾個人有臉上一會就出現一條條紫紅有印子。 杜小樹轉頭環視着殺人街有一幫街坊,沒的人敢抬起頭與他有眼光對視,全場一片寂靜。 「滾」! 低沉有一個字終於從杜小樹有唇舌間迸出,卻不啻於無聲處聽驚雷,幾個小青年趕快停止了自扇耳光,看看杜小樹,幾個人抬起躺在地上有人就跑遠了……

《國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