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怪醫聖手葉皓軒
怪醫聖手葉皓軒 連載中

怪醫聖手葉皓軒

來源:外網 作者:一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一念 都市言情

實習醫生葉皓軒,意外的得到一本古書上的玄術與醫道傳承,自此開始了不一樣的人生,他銀針渡人,術法渡鬼,成就濟世仁心,都市生活逍遙自在,校花、御姐加熟女,教師、醫生...展開

《怪醫聖手葉皓軒》章節試讀:

而劉主任神色一變,馬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冷笑。
葉皓軒是哪位專家?蘇芝冷着臉問道。
這個……院長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而一邊的劉主任上前喝道:胡鬧,葉皓軒不過是一個實習生,實習期都沒滿,手術刀都沒碰過,他怎麼可能會做手術?
劉主任也是內科一把手,所以今天也在場。
劉主任的話一出,在場的眾人皆是面色一變。
馮致遠喝道:黃院長,我的兒子傷的怎麼樣,怎麼會是一個實習醫生在做手術?難道貴院的醫療素質真的有那麼高了?
馮致遠心中怒火叢生,他剛得到消息,兒子飆車出了車禍,而且傷得不輕,而醫院竟然用一個實習生來為他兒子治療,這讓他無法接受。
而蘇芝已經尖叫了起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兒子怎麼能用一個實習生來做手術,出了問題,你們醫院賠得起嗎?
這個……黃院長心裏咯噔一下,心道壞了,裏面那個葉皓軒是哪裡來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不知道這情況有多嚴重嗎,就算你有一百分把握,這手術也絕對不會輪到你去做的。
華老一沉吟說道:檢查結果呢,也許貴公子傷了不是那麼嚴重。
李強連忙將檢查結果拿了過來。
看着大大小小的十餘張檢查結果,華老越看臉色越難看。
檢查結果顯示馮少傷的極重,就算是他,在那麼多的創傷下也只有兩成把握做成功,而這實習醫生真不知道天高地厚,看來今天是要出事了。
華老,怎麼樣?馮致遠問道。
華老微一猶豫要是別的人,他直接可以說讓家屬準備後事了,但眼前的人身份不一般。
他說道:這個……貴公子的傷勢比較重,恐怕。
馮長空的面色立時沉了下來。
蘇芝尖叫道:那你還不趕快進去救我兒子,我們為醫院捐贈那麼多的醫療器械,你們就是這樣對待我兒子的嗎,我兒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讓你們全部下崗。
華老的臉色不由得一沉,他是清源著名的醫科專家,平日里就算領導見了也要給他幾分薄面,說話也客客氣氣的,又什麼時候受這種氣?
而此時手術室的燈一閃,葉皓軒從裏面走了出來,方才他為馮少渡氣療傷,着實耗損了不少真氣。
他邊走邊說道:病人已經沒有大礙,但沒有脫離危險期,需要進一步觀察,身上的銀針暫時不要取下來吧。
蘇芝跑上前,就似一個波婦一般的尖叫:我兒子怎麼樣了,你又是什麼東西,我兒子的身體金貴,你要是把他治出來個三長兩短,我要你好看。
葉皓軒的神色驟然變冷,方才傷者情況危急,要不是他竭力救治,恐怕現在早就死了。
雖然違反規定,但畢竟也救了一條人命,而這傷者的家屬一通怒罵,讓他心情極為不爽。
他說道:傷者已經沒事了……
這樣最好,不然的話我讓你下半輩子去監獄。蘇芝厲聲對院長喝道黃院長,這個人我不想在看到,讓他滾出醫院。
相反馮致遠倒有素養多了,只是冷冷的掃了葉皓軒一眼,便大步走進手術室,而一些醫生跟隨着華老走了進去。
葉皓軒,誰給你的權利讓你給病人做手術的,病人的身份非同一般,出了什麼差錯,你負責的起嗎?你一個人死活沒有關係,但不要連累了醫院。
劉主任厲聲喝道。
葉皓軒冷聲說道:病人已經沒事了,有問題我擔著,劉主任就不必操心了吧。
劉主任冷笑道:沒事?病人的情況華老出手都不見得能救得過來,你一個小小的實習醫生,也不怕大話閃了舌頭?
黃院長看到葉皓軒,怒道:不管你後台是誰,馬上收拾東西滾蛋。
葉皓軒的神色一冷道:要我走,給我一個正當的理由。
黃院長喝道:就憑你沒有醫師資格就擅自給病人做手術。
葉皓軒喝道:醫者仁心,當時傷者命懸一線,我有把握把他治好。
你有把握?黃院長怒喝道:就算你有一百成把握,這個手術也輪不到你做,你一個小小的實習醫生,有什麼資格進手術室?馬上滾,不處理你已經是對你最大的寬容。
葉皓軒冷冷一笑,取出胸口的實習醫生牌子,重重的甩在地上喝道:醫者仁心,我行醫救人不求有功,但求問心無愧,你這等唯利是圖的醫院,老子不稀罕留在這裡。
葉皓軒說完,大步離開。
你……院長直氣得混身哆嗦。
而在手術室中,看着儀器上顯示各項指標穩定的傷者,華老驚得目瞪口呆。
病人的呼吸平穩,面色紅潤,生命已經基本穩定。
病人的雙腿上用夾板固定,骨骼平整,顯然是已經接好,這讓華老有些不可思議,要知道,這可是粉碎性骨折啊。
而且病人呼吸沒有雜音,顯然是肺葉處的碎骨已經取出,華老卻不知道葉皓軒是用什麼方法把肺葉處的碎骨取出的。
怎麼樣了?
見華老檢查完畢,一言不發,馮致遠心中一緊。
華老說道:病人的情況已經基本穩定,應該已經沒有大礙了,剛才那實習醫生,不簡單。
馮致遠這才鬆了一口氣。
蘇芝急急的問道:那我兒子有沒有大礙?會不會留下後遺症?
華老沉吟一下說道:看各處傷情處理的極為合理,而且手法不一般,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礙的。
應該?蘇芝的神色立時變了,她尖叫道:我要的是一個準確的說法。
華老說道:傷者之前傷勢太重,病情又是千變萬化,要觀察一段時間才能下結論。
觀察?觀察什麼?我們每年往醫院捐上千萬,難道就養了你們這群只吃乾飯的醫生,我現在就要結果。
蘇芝尖酸刻薄的尖叫。
華老的臉立時陰沉了下來,想他骨科專家,泰斗般的人物,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
【萬域閣www.wanyuge.com】

《怪醫聖手葉皓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