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撫琴魅人心
撫琴魅人心 連載中

撫琴魅人心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鸞 現代言情 金氏

在這裡提供的《撫琴魅人心》小說免費閱讀,主人公叫蘇鸞秦楓曹瑾,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沈玥像是被嚇到了,淚眼汪汪的:「三姐姐,這方子我是特意請了相熟的大夫抓的葯,許是姐姐本就體弱,一時間沒受住也是有的,只是看着可怕了些,不過對身子無害,姐姐放心就是」沈鸞彎着嘴角看她,「四妹妹的心意我明白了,只不過,我忽然改了主意,我既是沈家的女兒,總不好躲來躲去,沒得讓人看輕沈家女兒」沈玥一愣,語氣變得急切起來,「姐姐莫不是忘了去年的賞花宴上險些鬧出事端,那些貴女一個比一個勢利眼,三姐姐何苦過去受那氣?」「說的也是,四妹妹過去不也是要受氣?」沈玥一下沒反應過來,愣愣看她...展開

《撫琴魅人心》章節試讀:

在這裡提供的《撫琴魅人心》小說免費閱讀,主人公叫蘇鸞秦楓曹瑾,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沈鸞休息了一晚上,第二日一早,穿了一身鮮亮的衣衫,襯得氣色很是不錯。
她讓月芝留在院中,帶着紫煙去了祖母的院子。
祖母章氏,乃是長信侯的庶長女。
雖是庶長女,可祖母卻有一個以庶子身份襲爵的同胞弟弟,因此在沈家的地位堅如磐石。
...沈鸞休息了一晚上,第二日一早,穿了一身鮮亮的衣衫,襯得氣色很是不錯。
她讓月芝留在院中,帶着紫煙去了祖母的院子。
祖母章氏,乃是長信侯的庶長女。
雖是庶長女,可祖母卻有一個以庶子身份襲爵的同胞弟弟,因此在沈家的地位堅如磐石。
她的話,整個沈家沒有人敢反對。
不過祖母並非是個強硬之人,並不多插手沈家三房之間的事情。
沈鸞的父親沈源修,是她的幺兒,又是沈家最為出息的一個,雖然英年早逝,可章氏免不了對三房多看顧一些,幾個孫女當中,對沈鸞算是較為偏疼。
前世,沈鸞毀容,祖母痛心疾首;她嫁人後還為曹瑾,一次次回來求祖母托關係打點。
三年里,曹瑾從一個七品的翰林編修,一路做到了正三品的吏部侍郎,升遷速度令人咋舌。
可即便如此,他卻猶不知足。
在她被曹瑾算計,與秦戈傳出惡名,被毒死之前,祖母因為她的事情,氣急攻心,撒手人寰。
沈鸞的手掌被指甲掐得生疼,走到院外,很快被年長的嬤嬤迎了進去。
院中常年飄着木香,若有若無,很能讓人心情沉靜。
祖母坐在榻上,穿着記憶中慣常穿的絳紫色衣衫,半白的髮絲用嵌綠寶石萬字金簪盤得妥妥帖帖,一張慈祥的臉上笑出了皺紋,樂呵呵地朝她招手。
沈鸞顧不得禮數,撲到祖母面前,抱着她的膝蓋偷偷將眼裡的水光擦掉。
「這是怎麼了?
鸞兒可是受欺負了?」
沈鸞輕輕搖頭,「就是想祖母了,鸞兒不孝,讓祖母擔憂。」
章氏輕輕摸了摸她的頭髮,「沒事兒就好。」
沈鸞從地上起來,老太太拉着她在身側坐下,上上下下地看了一番,才鬆了口氣,「幸而你沒什麼事,後日的宮宴……」章氏這個年歲,什麼樣的事情看不通透?
若她真不想去,那便不去罷。
沈鸞親熱的靠在她的肩膀上,挽住章氏的胳膊。
「孫女正為此事而來呢!
昨日身子是有些不爽利,不過如今已經大好,今日特來求祖母給孫女找個教規矩的嬤嬤,宮裡規矩大,可不能再給祖母丟臉才是。」
章氏被沈鸞難得的膩歪和乖巧逗得呵呵呵笑起來,在她鼻尖上颳了一下,「這可是你說的。」
她揚聲點了魏嬤嬤去教沈鸞,還叫人開庫給沈鸞挑了一套東珠頭面:「既是要去宮裡,自然不能失了氣派。」
臨走前,章氏拍了拍她的手背,慈愛的說:「到時候你大伯母會帶着你們入宮,你也別怕,宮裡的貴人不會吃人,真有事,還有祖母在。」
沈鸞鼻子一酸,立刻跪下身來,「孫女明白。」
……知道沈鸞要入宮,繼母金氏特意花重金將晏城有名的綉娘請到府里。
一請就是三個,就為了給沈鸞做一身合適的衣衫。
雖然自沈鸞醒來,母女關係好了不少,金氏還怕沈鸞會不高興,特意道:「入宮不比旁的,穿着上定要合適,你那些衣服好些都不鮮亮了,就做一身,多了不做。」
沈鸞特別真誠地感激了她,「多謝母親,從前我年少懵懂,不知母親對我的關懷,如今想想實在慚愧,有母親替我張羅這些瑣事,是我的福氣。」
金氏簡直有種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感動。
沈鸞是她一手養大的孩子,從咿呀學語,到蹣跚學步,眼見小粉糰子長大了,卻和她離了心。
她雖是個心大的,但這麼多年的母女之情,她不是不遺憾。
不成想峰迴路轉,沈鸞又願意與她親近了。
金氏難掩歡喜,滿面放光。
「瞧你這話說的,咱們三房就只你一個姑娘,母親別的沒什麼,只家底豐厚一些,不為你操持為誰操持?
對了,我還有一些首飾頭面合適你,我這就讓人……不,我親自給你去挑。」
沈鸞攔不住她,只能心裏微酸地笑着看她離開。
自己上輩子把日子過得一團亂,還時常自憐自哀命途多舛。
那是她活該,是她眼盲心瞎的代價。
......是夜。
沈家大房的院子里,大夫人尤氏正坐在鏡子妝奩面前,任由丫鬟將頭上的發簪拆下。
「老爺,明日我要帶着三個姑娘入宮,晴姐兒和玲姐兒也就罷了,就只鸞姐兒……去年就險些鬧出亂子,今年指不定又會惹出什麼禍事。」
沈大老爺靠坐在塌上,就着旁邊的燈盞看着手裡的冊子,聞言並不大在意。
「去年那就是個意外,鸞姐兒是三弟唯一的女兒,你做人大伯母的,用點心。」
「我怎麼不用心了?」
尤氏回頭,見沈源德的眼睛還黏在冊子上,忍不住提高了聲音,「跟你說正經的,老爺您在看什麼呢那麼專註?」
沈大老爺讚歎地嘖嘖稱奇,「我們翰林院里的一個編修,叫曹瑾。」

《撫琴魅人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