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風雪歌戰曜霆
風雪歌戰曜霆 連載中

風雪歌戰曜霆

來源:外網 作者:颯爆!戰夫人攜崽虐翻財閥家族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颯爆!戰夫人攜崽虐翻財閥家族

五年前,風雪歌被戰曜霆無情趕出戰家大門,還被迫在離婚書上籤上名字。 五年後,她帶着兩個萌娃歸來,身藏無數馬甲,一路虐渣,成為人生贏家。展開

《風雪歌戰曜霆》章節試讀:

她沒想到他小小年紀居然有這麼毒辣的心思,莫不成是大人教他這樣去做的?

「這次我就饒過你們,要是你下次還敢繼續跑過來欺負睿睿,那就不止是屁股挨打那麼簡單了。」

風雪歌暗自將錄音筆關掉後,用冰冷的眸光射向那幾個小孩子,還用警告的口吻說著。

那幾個小孩明顯被風雪歌的話給嚇到了,他們神色都露出一抹害怕和驚慌。

「你們還不快點走。」風雪歌冷聲道。

那幾個小孩聽後就慌慌張張跑開了。

「睿睿,你身上有沒有其他傷口,疼不疼?」

風雪歌立即蹲在戰宇睿的跟前,她小心翼翼詢問了。

她都心疼死了,看到大寶被別人這麼欺負,她的心很不是滋味。

戰宇睿用打量的目光看着眼前這個女人,這位阿姨是誰啊?他怎麼感覺她一副很關心他的樣子?

見他嘴巴緊閉着,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半句話,風雪歌心臟又猛然抽痛了下。

那幫小伙也說過睿睿從不開口說話,難不成她的大寶真的是一個小啞巴嗎?

「睿睿,你是啞巴嗎?你是不是不能開口說話?」

風雪歌眼眶微微泛紅了幾分。

當初大寶生下來時身體就很不好,他患有嚴重顱內出血,難不成他的啞巴癥狀也是從娘胎裡帶出來的嗎?

戰宇睿搖了搖頭表示他不是啞巴。

風雪歌看見他搖頭,她微鬆了一口氣。

她不禁問着,「你為什麼不說話啊?」

戰宇睿抿着嘴唇,並沒有出聲回答。

他不喜歡說話,更懶得說。

看到他一副安靜又孤僻的模樣,風雪歌心疼得不行。

睿睿就像是把自己封閉起來般,不跟外界有半點交流,他更是抵觸跟人接觸。

他應該是遭受到了很多傷害,才會用這種方式來保護自己吧。

她發誓她一定要好好保護睿睿,不再讓他受到半點傷害,彌補他丟失的那些母愛。

她也會讓他逐漸開朗起來的,不對外界抱有這麼強大的抵觸心理。

「睿睿,我是你父親新娶的老婆,以後你就是我的孩子,我會好好保護你,並且疼愛你的。」

她還是沒勇氣將她是他媽媽的事情告訴給他,怕他怨恨她,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所以只能先慢慢來。

何況她還戴着人皮面具,裝了假聲器,她想要以風雪歌的身份跟他相認,而不是以蘇北暖的身份。

爹地居然再娶了一個老婆,還沒有跟他說明?

戰宇睿氣炸了,他眸色泛着一股惡狠狠的芒光。

他內心裏感覺到一股深深的背叛,他完全接受不了這個消息。

因為他的媽咪只有一個,那就是風雪歌,他接受不了這個新來的後媽。

戰宇睿從地上撿起一塊鋒利的石頭,就往風雪歌的身上給狠狠扔了過去,然後氣鼓鼓跑開了。

風雪歌只覺得小腿上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感,她低頭一看,就見上邊破了一個口子,還滲出血液來。

她直接忽略了這股疼痛,着急朝着戰宇睿喊着,「睿睿。」

但戰宇睿無視她的叫喊,直接跑遠了。

風雪歌只覺得心臟又開始揪痛了起來,她內心湧起無邊的譴責和懊悔來。

要是當初她沒有將睿睿丟下,帶着他一起生活在一起,那他會不會過得更快樂些,他的性格會不會跟跟寒寶一樣活潑開朗。

風雪歌收起心裏頭這些胡思亂想,還是向前看吧,她會好好彌補睿睿的,補償這些年他丟失的母愛。

她又往別墅里走了過去,途徑走廊拐角處時,又撞見睿睿被那個小胖墩戰燁給壓制到地上,他還用拳頭狠狠砸在他的肚子上。

「你就是個野種,你是個沒有媽媽的孩子,你就是戰家一個污點。」

戰宇睿的體型跟戰燁相比小多了,他根本打不過戰燁,他只能挨打。

看到自家的大寶處處被人欺負,這才轉眼間他又被戰燁給欺負了,風雪歌氣得肺部都要炸了。

她將眼前發生的場景用手機拍下來後,就立即走上前去,揪緊戰燁的衣領,還伸手在他那胖乎乎的小臉上給狠狠扇打了一巴掌。

她就是忍受不了自家的兒子被人當做出氣筒一樣挨欺負,何況這個戰燁就是欺負睿睿的幕後主使,她想趁此機會給他一個教訓。

戰燁囂張跋扈慣了,他顯然沒料到眼前這個女人居然敢打他,他一時之間忘記了臉上傳來的疼痛。

他忽然想到眼前這個女人就是他叔叔新娶的老婆,他有些慫了。

接着他一言不發就逃跑了。

見又是這個女人出手幫他,她還多次撞見他被人欺負的場面,戰宇睿忽然感覺自己很沒有面子。

她也休想他會因此感激她,因為他根本沒讓她過來幫他,是她自己擅作主張出手的。

光是今天她就看見自己的大寶被別人挨揍了兩次,那以前她不在的時候,戰燁那個小屁孩還指不定怎麼欺負她的大寶呢。

風雪歌的心情很不是滋味,難不成就因為戰曜霆成為植物人在床上躺了一年多的時間,他沒能力保護睿睿,才會讓他被人這麼欺負的嗎?

她不禁在心裏暗自發誓,以後她絕對不會再讓睿睿受到一分一毫的傷害。

風雪歌不禁用老母親的口吻,語重心長說著,「睿睿,以後要是別人打你,打不過就跑知道嗎,別傻乎乎站在那裡。」

戰宇睿只覺得她很啰嗦,他用眸光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後又跑開了。

他才不用她管,她沒有資格來管教她他。

見大寶這般抵觸她,風雪歌心裏很不是滋味。

她沒有深想下去,又回去照看戰曜霆。

她剛踏入房間,就聽到裡頭傳來玻璃砸到地面上的聲響。

風雪歌有些驚慌走了過去,就見戰曜霆掌心鉗了一塊不大不小的玻璃碎片,鮮血淋淋的。

而地板上有幾隻玻璃水杯的殘骸。

而戰曜霆神色盡顯暴戾,他像是感受不到疼痛般,任手上的傷口不停在流血。

風雪歌看到有些心疼了,她拿來醫藥箱準備給他上藥。

「戰爺難不成是想不開,還想要自殘嗎?」她不禁刀子嘴了一句。

《風雪歌戰曜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