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妃常囂張,王爺寵的
妃常囂張,王爺寵的 連載中

妃常囂張,王爺寵的

來源:google 作者:雪之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尉遲北冥 段清婉

前世,被迫和親,家族覆滅,兄長背負罵名,屍身更是被懸掛在城牆之上,那個真心愛她之人,更是為護她而萬箭穿心,這一切皆因她痴心錯付,老天有眼,讓她重生而歸,她痛改前非,搖身一變,是手握乾坤,睥睨天下的大商賈,更是戰場上運籌帷幄的將領,所有欺她,辱她,害她的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她逼迫「忠良」,囂張跋扈,有人告到擎王府,擎王只是邪魅的笑,「問問王妃可還需要人手,別傷了手!」「呃......」展開

《妃常囂張,王爺寵的》章節試讀:

第6章 ,御人有方

「不要,不要……」段清婉拚命的奔向他,「尉遲北冥!」

猛地睜開眼睛,段清婉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痛,心痛的快要窒息!

她看着四周,是玉泉苑,她的確是重生了,身旁的位置是空着的,尉遲北冥呢?

段清婉驚慌的跑了出去,夢裡的情景太過於真實,她甚至可以感覺到尉遲北冥血液的溫度,她必須見到尉遲北冥,必須看到他好好的。

尉遲北冥議事堂的門,被猛地推開,段清婉氣喘吁吁的看着尉遲北冥,他沒事!

尉遲北冥皺眉看着門口的小丫頭,她的眼中是驚惶無措,是害怕,是悲痛,她…….

還來不及細想,段清婉就已經撲到了他懷裡,像是溺水的人,找到了依靠!

「怎麼了?」他輕撫着她的背,動作輕柔。

「我……」段清婉聽着尉遲北冥的有力的心跳,清晰的感受着他胸膛的溫度,她心中的驚慌,瞬間就被撫平。

「我做噩夢了!」一個很可怕的噩夢。

尉遲北冥微楞,她見他的時候,永遠都是充滿了算計和冰冷,有時還帶着恐懼,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她緊緊的抓着他的衣服,這是……,依賴?

段清婉好像有哪裡不一樣了。

「妖女!」胡詩涵惱怒的喝斥着,「還不快點放開王爺!」

段清婉這才發現議事堂裏面還有很多人,她本能的鬆開了手,向後退了一步。

「段姑娘這幅模樣來擎王府做客,就不怕被二皇子知曉,影響了段姑娘的未來錦繡嗎?」時彥歆視線掃過段清婉的赤足。

段清婉心頭一緊,臉頰發燙,那個夢太過於真實,她根本就沒有顧忌自己的形象,眼下倒的確是顯得她輕浮了。

抬頭看向尉遲北冥,想要解釋,卻開不了口,總不能說她是以為他死了,才這樣的吧?

這話說出了口,只怕是要被眼前這些人生吞活剝了。

段清婉的臉頰越發火辣辣的熱,兩隻腳怎麼放都覺得不對……

她身子一輕,轉眼間人就已經被放在軟榻上,還帶着溫熱體溫的長袍,整個將她罩住,連同腳一起。

尉遲北冥坐在她身邊,僅着中衣也絲毫不影響他的氣勢和威嚴。

「繼續!」尉遲北冥面色不變。

「繼續?」時彥歆聲音高了兩度,視線滿是玩味,「北冥,你這被虐的性子,是不是也該改一改了,這女人千方百計的打探你的消息,要至你於死地,你還要給她遞刀子是吧?」

段清婉無言以對,時彥歆是尉遲北冥的摯友,同時負責分管擎王府的一應賬目,上輩子可以說是她的宿敵,也是最討厭她的一個。

「我先回去。」段清婉輕扯尉遲北冥的衣角,不願意給他添麻煩。

尉遲北冥臉色驟變,目光森冷,段清婉不由的打個寒戰。

果然是騙他的嗎,這麼迫不及待的就要回去,回到尉遲宏信的身邊?

「尉遲宏信還真是御人有方,當真值得我學習!」他的聲音冷如冬日寒冰。

《妃常囂張,王爺寵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