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丁原
丁原 連載中

丁原

來源:外網 作者:呂布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呂布 都市言情

nbspnbsp我是呂布?三國第一武將?為了改變命運,呂布開始了他的抗爭;諸侯討董,我也是諸侯;大草原,那是我的養馬場;罵我?有你求我的時候;打我?俺的三千飛騎,天下何處去不得。 福利微信:HHXS665(華華小說閣) (加作者微信,看最新章節!)展開

《丁原》章節試讀:

戀上你看書網 ,重生之戰神呂布最新章節!

「好,董卓老賊命不久矣。」呂布大笑道。

「將軍何出此言?」曹性疑問道。

「哼,那董卓在雒陽城內倒行逆施,早已是惹得天怒人怨,當初欲要廢掉當今聖上,丁刺史一力阻攔,不想為其所害;但他小覷了天下英雄,只待一道檄文,董卓便會成為諸侯討伐的對象,以一己之力對抗天下,豈有勝利之理。」呂布自然是知道這段歷史,信口說道。

「將軍英明。」曹性附和道。

「少拍馬屁,好好訓練,別以為你是虎衛統領就能搞特殊,虎衛若是不合格,你就給虎衛喂馬去。」

「將軍放心,卑職這點本事還是有的。」曹性嘿嘿笑道,將領之中,也就他敢在呂布面前如此,這還是經過最近的觀察,他發現呂布的脾氣變得好了很多,開一些玩笑什麼的也多了起來。

「滾。」呂布佯怒道。

「我這就滾,這就滾。」曹性嬉皮笑臉的說道。

呂布感覺心中一暖,似乎找到了前世在軍隊中的感覺,相比之下,并州軍中更多的是服從,少了戰友情誼,看來以後有時間要改變一下了,讓軍中的士兵找到歸屬感,更利於提升戰鬥力。

各部將領在忙着練兵,呂布更是不能閑着,為了更快的適應戰馬,數日以來,沒少從馬上掉下來,在軍中各將領面前也是鬧了不少的笑話。

經過一番觀察,呂布發現漢代的戰馬的確是少了點東西,怪不得總是從馬上掉下來呢,馬鐙,是戰馬不可或缺的東西,有了他,上下馬變得容易,在戰馬上做出各種動作也不會擔心掉下來。

於是呂布命人悄悄打造了馬鐙,才保證了在戰馬上自如的活動,不得不說呂布的這副身軀不愧是三國第一猛將,力氣沒的說,記憶中的戟法也是驚天地泣鬼神,只要自己熟練運用之後,天下有誰是敵手,除了這騎術需要加強一下。

隨後,呂布又為所有的戰馬裝上了馬鐙,有了這件劃時代的寶物,騎兵的戰鬥力上漲了一倍,原本只能在馬背上做一些簡單動作的騎兵。

有了馬鐙之後能夠做出一些高難度的動作來,普通騎兵有了一般將領的騎術,放在戰場上絕對是碾壓性的存在,騎在有馬鐙的戰馬上,呂布也感覺十分舒坦,不用時刻擔心會掉下戰馬。

騎兵發現了馬鐙的用處之後也是十分興奮,心想着下次遇到西涼軍,讓他們看看什麼叫做騎術。

是夜,呂布帶領曹性的一千虎衛,悄悄的開始了夜間演練。

隆隆的馬蹄聲響徹四野,經過數場戰鬥的并州軍哪能不明白這是有騎兵來了。

「敵襲!」巡邏的士兵大喊一聲,不停的敲着手中的銅鑼。

許多士兵剛剛睡下,喧鬧的聲音將他們從夢想拽了回來,手忙腳亂的穿上衣服,驚慌之下卻是忘記了兵器放在了什麼地方。

看着慌亂不堪的大營和盲目指揮的各部將領,甚至還有一些士兵將刀槍指向了自家兵馬,呂布眉頭直皺。

「點火!」呂布冷聲道。

火光的照耀下,慌亂的士兵看到是自家兵馬,長舒了一口氣,成廉臉色鐵青的看着衣衫不整的部下,邁步向呂布走去。

「看看你們都像什麼樣子,就這樣還想着為刺史大人報仇?就你們這樣,如果真是西涼軍殺來了,有幾個能活着的?」營帳內,呂布厲聲道:「難道當晚的教訓你們都忘了?」

「成廉將軍,你平時就是這麼訓練士卒的,敵人來襲,赤手空拳上陣。」

「啟稟將軍,卑職訓練不力,請將軍責罰。」成廉臉色通紅。

「哼,第一次就算了,如果下次再讓我看到有一名士兵沒有拿兵器,你就親自去將兵器給他取來,有誰沒穿好衣服,你就幫他穿。」

「諾。」成廉拱手道,心中則是想着回去之後怎麼訓練那些部下。

帳內其他將領心中一驚,看來以後要加強夜間的訓練了,不然也來上這麼一出,丟人不說,說不定還會丟官。

「以後夜間休息,將領要清楚自己手下將士的位置,一旦有變,能夠及時組織兵馬,夜間巡邏的士兵,要提高警惕,一律使用口令,如果再讓我發現你們面對敵人突襲是這副模樣,都給我滾到草原上喂馬去。」

呂布親自帶軍偷營之後,各部兵馬夜間休息的時候謹慎了很多,面對後來兩次的偷營,也能有條不紊的組織抵抗,雖然仍舊有些慌亂,卻不是那麼手足無措。

士兵最怕的是什麼,就是不知道敵人來了多少,再加上夜晚很多士兵目不能視,心理上會不自覺的產生恐懼,這也是古代士兵的通病,由於長期營養不良,導致很多士兵夜不能視。

這些恐懼的心理是大軍混亂的根源,一旦并州軍的士卒能夠克服這一點,在戰場上將會佔據很大的優勢。

「兄弟們,殺敵還需自身的本領過硬,平時讓你們刻苦訓練,是為了讓你們在戰場上有保命的本事、殺人的本領,現在,考核開始。」一身戎裝的呂布站在高台上朗聲說道。

「兄弟。」聽到這麼親切的稱呼,下面的將領和士兵心中一暖,有這樣一位將自己當做兄弟的將軍,還有什麼不知足呢。

看着步兵稀稀拉拉的步伐,呂布微微搖頭,這樣的隊伍,可以說沒有一點紀律性可言,在戰場上下的號令能不能得到有效的實施還不一定,而騎兵的隊形則是漫山遍野型的。

士兵的考核,也是一些基本力氣、速度方面的考察,畢竟各部人馬不是陷陣營,在高順的指揮下能夠做到如臂指使,看着雜亂的陣型,呂布沒有去改變很多,也失去了看下去的耐性。

「各部將領出列。」呂布低沉着聲音說道。

「現在本將軍教你們,士兵如何行走,如何轉彎,你們下去之後教給下面的什長,讓士兵在平時的時候多加練習。」呂布在并州軍將士面前,展示了一下什麼叫做齊步走,如何轉彎等一些簡單的動作。

《丁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