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從他掌心出逃
從他掌心出逃 連載中

從他掌心出逃

來源:google 作者:一顆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導 現代言情 陸止川

秦兮暗戀陸止川十年之久,並與他隱婚了三年,就在她終於熬過了最難的日子時,突然有一展開

《從他掌心出逃》章節試讀:

秦兮知道,他已經看到那份離婚協議了。
站在書房門口,她做了個深呼吸,換上一副輕鬆的神情,敲了敲半掩的門。
這些年來與他的糾纏也該到此結束了。
聽到聲響,男人沒有抬頭,只是面無表情的拿過協議書,直接翻到了最後一頁,提筆,準備簽字。
甚至懶得去看那內容一眼。
筆尖觸到紙張的時候,秦兮忍不住往前邁了一步。
行李箱的拉鏈都沒有合嚴,就這樣猛的一提,內里的東西便嘩啦啦散落一地。
這聲響打斷了他的動作。
陸止川抬了眼皮,淡淡看她。
「我馬上就撿好,剛剛有點急。」
她彎腰,有些賭氣的想,自己都要離婚了,居然還害怕弄亂屋子引他不悅。
陸止川起身,邁了長腿過來,高大的身影便阻卻了她全部視野。
他居高臨下的看她,「就帶這些?」
這屋子她住了三年,東西自然多的帶不完。
這句話聽在秦兮耳里便以為是說她拖拉,都要離婚了還不一次性收拾乾淨。
她長睫低垂,語氣里也扯上了幾分情緒,「其他的東西就不要了吧。」
衣服首飾那些精緻的東西大部分都是他買來的。
也如同他的人一樣,終究不屬於她。
念及此,她差點紅了眼眶,卻一咬牙又硬生生忍下去。
陸止川面無表情的又轉身回座,拿了筆。
才要繼續,電話聲卻又急躁的響起。
不知是否屢次被打斷的緣故,他的眼裡便忽然染上了一層霧霾,重重將筆扔去一邊,又抬眼看她。
屏幕依舊在閃,他掃一眼,卻沒有要接的打算。
「這件事,陳柔知道嗎?」
陳柔是秦兮的母親,也是秦氏集團的董事長。
當初結婚其實也是聯姻,這是雙方爺爺那輩就定下的約,他縱使不願,也還是允了。
如今要離,長輩那邊也要給個說法。
「還沒說。」
她攥着衣袖,細聲答。
這件事是她一個人的決定。
陸止川收攏心緒,慢條斯理的理了理領口,「先斬後奏?」
又拿起手機,邁了長腿往門外去,「商量好,明天給我答覆。」
他在長輩面前確實是孝順的,考慮到雙方家族的牽扯,離婚也確實要先行打個招呼才合規矩。
秦兮起身送他,表情溫和帶笑,「好。」
便看着他接起電話,走出了門廳。
現在是晚上十一點多,他有什麼要緊事非得現在走?
甚至不願抽一點時間問問她為什麼想離?
電話那頭的人一定很重要。
秦兮斂起皮笑,如是想,會是她嗎?
她又想起在自己擬定離婚協議書的前一周收到的那些照片。
照片攝於他的另一處別墅,也是她從未去過的地方。
拍攝的角度很刁鑽,看不到正臉,卻清晰可見是一男一女的糾纏。
他的身體,秦兮縱使匆匆一眼也能辨個分明。
寬闊背脊往下是她熟悉的一道斜疤,一隻雪白的手捏了指尖摩挲其上,另一隻胳膊則半環在他肩上。
陸止川赤着上身,瞧抱着那女人的動作。
接下來做什麼,不必多說。
他是聲名在外火出律師圈的刑辯精英,又是京州陸家的唯一繼承人,所以與他傳出緋聞的鶯鶯燕燕從來不少。
但這樣的照片確實是第一次。
秦兮認得那雙手的主人,便是當今正火的演員於淺。
之前她與陸止川的緋聞就已經鬧得沸沸揚揚,對此,他從來沒給過一句解釋。
於淺的資源也就是這一年間多起來的,簽約的公司便是陸氏旗下的露西傳媒。
想到這些,她的心裏便陡然亂了起來,好似蒸騰着無數燥意卻又無處發泄。
四處沉寂的時候,電話忽然響起,是節目組的張導。
她是優娛TV一檔訪談節目的主持人,這個點張導打來電話必然是有要緊事。
秦兮斂了思緒,「喂,張導。」
她在人前向來從容大方,事事周全,所以很得台里領導的重視,張導尤其欣賞她,「小秦啊,我可是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從他掌心出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