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後我成了反派大佬的白月光
穿書後我成了反派大佬的白月光 連載中

穿書後我成了反派大佬的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朱露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宗禛 燕娉

又添了點柴讓火燒的更旺一些,燕娉抱着宗禛靠着牆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今天一天是真累的夠嗆,勞心又勞力的險些沒給她這小身板折.........展開

《穿書後我成了反派大佬的白月光》章節試讀:

《穿書後我成了反派大佬的白月光》小說作者是朱露。
書中精彩片段:...又添了點柴讓火燒的更旺一些,燕娉抱着宗禛靠着牆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今天一天是真累的夠嗆,勞心又勞力的險些沒給她這小身板折騰散了,這會是真有些撐不住了。
宗禛感覺到身後人呼吸漸漸平緩後睫羽顫了顫緩緩睜開眼,他不敢亂動,怕驚醒了燕娉,僵硬着身子靠在她懷中,漆黑目光落在山洞外雨幕上,滿是複雜。
「如果......如果我們能平安逃出去......」一個想法逐漸在心中清晰起來,宗禛突然感覺,活着似乎並不僅是煎熬。
身後之人的體溫和獨屬於她身上的氣息讓宗禛莫名的安心和踏實,這種感覺他從來沒有過,如今感受到卻只想貪婪的汲取更多,再也不失去。
睡了不知多久,燕娉醒來時雨勢已經漸小,天空黑沉沉的,一輪霧蒙蒙的月亮高懸天空。
懷中宗禛還睡着,她探手摸了摸他的額頭,溫度倒是沒那麼燙手了。
她的動作驚醒了宗禛,眼瞼微顫徐徐睜開眼,神色還有些迷濛,臉色蒼白憔悴,看着很是脆弱。
「我去給你接點水。」
燕娉將他擱置到一邊起身,然而維持一個姿勢太久半邊身子都麻了,緩了好一會才起身。
兩人喝過水燕娉將快要滅的火重新升起來,雨後的夜格外冷,空氣里儘是一股潮濕的氣味。
肚子又開始咕咕叫,太久時間沒有進食導致胃裡火燒火燎的,燕娉皺眉,她一天一夜不吃頂多就是虛弱些,但是宗禛還在病中,不吃東西光喝水根本撐不住。
照現在的雨勢明天一早肯定就停了,那時候若是沒有力氣離開再被村民發現就太危險了。
想到這,燕娉將衣服給宗禛裹好,抬頭對上他漆黑雙眸輕聲道:「我去找點吃的,你在這裡好好獃着,等我回來。」
說完剛要起身,手上傳來一股力道將她拽住,燕娉順勢看去就見着宗禛緊緊拉着她的手,雙眼一瞬不瞬的看着她,蒼白唇瓣囁嚅着,低聲道:「別走。」
燕娉被他這可憐兮兮的小模樣逗笑了,心頭髮軟,揉了把他的腦袋安撫道:「你太虛弱了,不吃東西可不行,乖,我很快回來。」
不管將來宗禛變得有多殘忍暴戾,但現在的他還只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
因她這有些親密的動作,宗禛臉色微微泛紅,垂下睫羽不好意思看她,抿着唇猶豫着小聲道:「那你......快點回來。」
燕娉笑着應了,剛要起身,就聽到宗禛又補充了一句,「還有,我是哥哥,你不能隨便摸我頭!」
說這話時他眼神飄忽,磕磕巴巴很是心虛的模樣。
燕娉險些沒忍住笑出聲,含糊應了後便趕忙向洞外走去。
四五月的季節,山裡能直接吃的不多,她也不敢走太遠,就在附近尋了些野果兜在衣服裡帶回來。
剛走到洞口就看到宗禛慌張偏過頭看着身前的火堆。
但燕娉已經看到了他方才眼巴巴望着洞口的模樣,心中頗覺好笑,果真還是個孩子,有了些許安全感後便這般依賴人。
「暫時只有這些果子,你先吃着,至於味道什麼的,就不要強求了。」
宗禛乖巧的接過果子,拿起一個咬了一口,臉色登時就變了。
忍了又忍,這才艱難咽下去。
再抬眼看向燕娉時已經淚眼蒙蒙的,「這個......也太酸了。」
燕娉偷笑,「那也沒辦法,只能找到這些吃的了,湊活吃點吧。」
兩人艱難的吃了幾個果子勉強果腹後開始尋思起接下來該怎麼辦。
「等天蒙蒙亮咱們就走,先去最近的碭縣......」燕娉話還沒說完,宗禛忽的出聲問道:「你是如何來的拜童村?」
燕娉愣了一下,她還真沒注意這個問題,主要是原著里對這個連名字都沒有炮灰角色幾乎毫無着墨,導致她根本就不清楚現在自己的身份。
「我是不慎同家人走丟被抓來這裡的。」
她看着宗禛眼都不眨的撒謊。
對於這個解釋,宗禛只是皺了皺眉,似乎並未懷疑,「你家在何處?」
燕娉眉心一跳,「那個......在雲中郡。」
宗禛眉頭擰的更緊了,「如此的遠,此地距離雲中郡少說千里之遙,你......」他話未說完,燕娉便率先打斷,生怕他再發問,「不提這個了,我一時半會的也回不了家,先顧着眼前吧。」
宗禛卻以為她是不想提及傷心事,唇瓣張了張終是將剩餘的話給咽了回去。
回不去也好,若是輕易便能回去,他豈不是又要一個人了......一想到燕娉日後會離開他,宗禛便覺得慌張,私心裏甚至暗暗慶幸着她的家遠在雲中郡,而非最近的南陽郡。
「好了,咱們再好好休息一夜,趕早就得走,別想那麼多了。」
燕娉見他低着頭彷彿在深思趕忙咳嗽一聲說道,宗禛嗯了一聲到底是沒再說話。
安穩的過了一夜,天邊剛泛起魚肚白燕娉便睜開眼,她剛有動作宗禛便也醒了,瞧着臉色倒是比昨日里好上一些。
「身上可還發熱?」
她伸手去探。
「已無大礙,不打緊。」
宗禛偏頭避開,故作輕鬆的起身看了看洞外的天色低聲道:「比昨日里好了許多,是不是該走了。」
燕娉見他狀態似乎不錯便也沒再繼續糾結,穿好衣裳滅了火便和宗禛往碭縣趕。
碭縣距離拜童村不算很近,依照兩人的腳程走了將近三個時辰才到,燕娉都累的夠嗆,更何況身子虛弱的宗禛,便是一路走走停停也是累的臉色慘白搖搖欲墜。
「撐着點,馬上進縣裡了。」
燕娉讓宗禛靠着自己,兩人往碭縣去。
才剛靠近,燕娉便發覺到不對,按理來說一個碭縣芝麻大點的地方,便是有巡邏士兵也不過是三三兩兩,怎的縣門外多了整整兩隊士兵?
只是她也沒多想,畢竟距離宗禛被宛國抓走最少還有半個月的時間,而今這裡出現這麼多士兵,許是因着碭縣出了什麼事。
再者兩人如今已經精疲力竭,野外並不安全,不論如何也得先進縣裡再說。
燕娉用衣服盡量擋住宗禛的樣貌,畢竟他的容貌在這鄉下還是過於出色了些,難免招惹麻煩。
兩人低着頭慢吞吞隨着人群往縣裡走,一直到越過縣門也沒出事,燕娉剛鬆了口氣,身後驀得傳來一道喊聲。
「那兩個小孩兒,站住!」

《穿書後我成了反派大佬的白月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