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超級醫仙
超級醫仙 連載中

超級醫仙

來源:google 作者:一日看盡長安花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丁俊楠 孟凡 武俠修真

中醫醫生孟凡被人陷害,意外得到玉佩傳承,自此以後掌驚天醫術,修逆天武功,正中醫之名,探背後密辛,這一世,他註定要所向披靡展開

《超級醫仙》章節試讀:

平淡的語氣在柳老爺子心裏炸開了鍋。

有法!

這兩個字他等待了數十年,這一刻他終於等到了,如同乾涸的沙漠遇到雨露,柳老爺子熱淚盈眶,激動萬分道:「一點痛苦算什麼,小友儘管治,只要能治好我的病,好處絕對少不了!」

「那好,麻煩柳少幫我取盞酒精燈。」

「哼。」柳紹極不願被孟凡唆使,但為了爺爺的病他忍了,他倒要看看孟凡是否真的有這個實力。

孟凡從包里拿出針袋,裏面整整齊齊的擺放着一堆銀針,銀針還是爺爺在世的時候用的,如今銀針在,爺爺卻沒了。

斂下心裏的憂愁,將酒精燈點燃,璀璨的銀針在酒精燈上烤着。

柳國興眼尖,一眼就看出孟凡的針法,皺眉問了聲,「小友可是要用火針療法為我治病?如果是的話,那大可不必了,火針療法根本無法清除我體內的寒毒。」

柳國興的眼神再次被落寞染上,早在幾年前韓老頭就已經試過了,根本不行,除非火針療法配上青龍擺尾,還有一線生機。

奈何中醫在千年的傳承了丟失了大量的智慧結晶,青龍擺尾這等神跡手法連韓家都沒能傳承,遑論其他中醫學子。

孟凡倒驚訝柳國興竟然知道火針療法,隨後想了想,柳家家大業大作為寧州市的大家族之一接觸的無一不是大佬,認識火針療法也不足為奇,不過他施展的可不僅僅是火針療法。

「柳老先生放心,我既保證有法,自然是有法的。」孟凡笑了聲,見銀針已好,道:「柳老先生,我現在就給你施針!」

說完,通紅的銀針快速的**柳國興的身體里,只見柳國興的頭頂不斷冒出白煙,客廳里的溫度驟然下降,如降冰霜,花白的眉毛上也赫然染上一層薄薄的冰霧,整個人如同身在冰窖。

柳紹見此,趕緊上前,一碰到柳國興,指尖都凍得發涼。

「混蛋!你對我爺爺做了什麼?」柳紹快氣瘋了!作勢便要拉着孟凡痛打一頓。

這個庸醫,爺爺若是出事他絕對饒不了他。

孟凡擰眉瞥了柳紹一眼,語氣冰冷道:「老爺子沒事!」

下一刻。

便見孟凡手指輕輕一撥,針尖斜轉,指尖左右擺動着針柄,如扶船舵,不進不退,一左一右。

片刻功夫後,染上一層冰霜的柳國興漸漸恢復了正常,臉上帶着正常的紅潤,雙目圓睜,爽朗大笑,「神了!真神了!」

這一刻僵硬了數十年的骨頭竟然能正常活動了,柳國興興奮萬分,多少年沒有這樣的感覺了,他甚至以為這輩子就只能這樣痛苦的苟活着,沒想到孟凡真治了他這毛病。

頓時,柳國興看孟凡的眼神直接就變了,小小年紀有如此醫術,當真是神醫!

柳紹見爺爺恢復過來,連忙關切道:「爺爺!您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不舒服孫兒弄死這個庸醫!」

柳國興見柳紹還稱呼孟凡為庸醫,一個爆頭,怒吼道:「混賬!什麼庸醫!這是神醫!」

「老頭子我全好了,多虧神醫相救。」柳國興打心眼裡說著感謝話,「不知神醫姓甚名誰?」

孟凡聳了聳肩,說道:「姓名不說也罷,說出去只怕有人覺得污了他的耳朵。」

他還記得他準備介紹自己時柳紹不屑的眼神,現在治好你們了,你們就眼巴巴的來問我名字了?

「這……」柳國興有些尷尬,也怪他眼拙,連忙道歉:「我為我們柳家的不敬道歉,希望神醫大人有大量不計前嫌。」

柳紹也低着頭道歉:「對不起,恕我眼拙,還望神醫告知名諱。」

柳家能成為寧州市赫赫有名的家族之一,自然是有其道理,就沖這態度也要比一般家族強得多,不卑不亢知錯就改。

孟凡也沒繼續裝蒜,裝逼過了頭那就是找死,「我叫孟凡。」

「原來是孟神醫,小小敬禮不足掛齒,希望神醫收下。」柳國興將管家遞過來的東西送到孟凡面前,孟凡瞄了一眼,瞬間就驚呆了。

我去,柳家不愧財大氣粗,出手就是闊綽,整整一千萬的支票放在他面前。

若不是他定力還可以,這一刻早就腿軟了。

一千萬,夠普通家庭生活幾輩子了。

想他昨天還在為錢發愁,現在他就成了千萬富翁了。

這種感覺不是一般的爽啊!

本以為這場生意頂多就賺點小錢解決下溫飽,沒想到直接賺的盆滿缽滿。

瞬間讓他從一個窮屌絲變成了一個高富帥。

什麼叫逆襲,這就叫逆襲!

就在孟凡收下支票的一剎那,他竟然發現一道黑氣從柳老爺子的脖頸處傳來,只見柳國興脖子上掛着一塊玉石像,多嘴問了句,「柳老先生,你這玉石戴了有幾年了吧。」

怪不得柳老爺子體內會有寒毒,他就說嘛按照柳老爺子的體格氣勢,一看就是染過血保護過祖國的鐵血戰士,按道理陰邪寒毒之物不會接近,看來問題全都出在這塊玉石上。

有人想要柳老爺子的命!

孟凡突然想到這點,毛骨悚然起來。

若不是柳老爺子自身實力不俗,這陰邪之物早就讓柳老爺子塵歸塵,土歸土了。

「你說這個啊,是我一位老友送的,算算時間,應該有十年了吧,這還是我那老友特地去廟裡開過光的,說是可以保佑身體。」

「哎這人一老啊,身子骨就不行咯,再怎麼保佑該得病還是得得病。」柳國興回答道。

孟凡冷冷的笑了聲,眯着眼說道:「柳老爺子,你這病可不是隨便就能得的。」

「孟神醫這是何意?莫非跟這玉石……」柳國興不傻,能將柳氏集團做到家大業大又怎會是傻子,瞬間就聽出了孟凡的言外之意。

「正是,柳老先生佩戴的這塊玉石淋過血,煞氣很重,若非柳老先生身上沒有那股勢,恐怕早就被這玉石侵蝕而亡。」

「什麼?」柳國興頓時一驚。

柳紹也愣住了,他爺爺的病竟然跟這塊玉石有關,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送玉的那人抱的是什麼心態?

柳紹頓時覺得細思極恐。

《超級醫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