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長生不死的我今天也很可愛
長生不死的我今天也很可愛 連載中

長生不死的我今天也很可愛

來源:google 作者: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魚 奇幻玄幻

【人皇】【詭異降臨】【多重宇宙】【變身文】【無刀】穿越也就算了,你給我穿成女身幹什麼??低武世界也就罷了,為什麼我能修仙?等到麒麟,仙神,大宇宙,伏羲,無限宇宙,詭異降臨這些詞進入周魚耳中,周魚才欲哭無淚你告訴我這是低武世界?有的文明用知識大敗玄幻仙神,有的種族費盡心血也終是奴隸「如果11不等於2,那麼你所謂的力量體系會變成如何呢?」玄幻仙神體系被研究爛的時代,周魚甜甜一笑:「那我可要做系統始祖了」展開

《長生不死的我今天也很可愛》章節試讀:

異象雖然恐怖,但是持續時間並不長,在經歷一系列**過後,周魚悶哼一聲,臉色紅潤。…

源源不斷的靈氣自動向她匯聚,在她眼中甚至可以直接看到靈氣實體。

「真爽,真爽,這就是修仙的感覺,這就是突破的感覺,實在是太舒服了,酥**麻的。」

周魚坐在紫夏山上的大樹上,瘋狂運轉自在極易功,與此同時,體內的靈氣瘋狂暴動,形成漩渦,反哺着她嬌嫩的身軀。

境界也如潮水噴涌般瘋狂突破,積壓在體內十多年的靈氣匯聚一團,迅速消化。

練氣一層,練氣三層,練氣七層…

停了,額。

周魚正享受突破帶來的快感,但是突然停了的感覺,就像突然拔……

「為什麼我十幾年積攢的靈氣才突破到練氣七層?系統你給我滾出來解釋解釋。」周魚小臉兇狠。

「滴,因為你身體天賦實在是太垃圾,要不是本系統為你重塑經脈,重造肉身,你一輩子築基無望。」

周魚愣住,隨後破口大罵。

整整一晚,周魚都處在興奮的狀態下修鍊自在極易功,事半功倍,令她越來越爽,境界突破也越來越快。

第二天清晨,一滴露珠打在她白嫩的額頭上,周魚嗯了一聲,開始伸展身體,大樹有百米,因為已經很熟練,所以她爬的時候雖說時間很長,但也沒有大礙。

但如今,周魚輕輕一蹦,優雅落地,非常輕鬆。

術法魅眸圓滿,術法太極拳圓滿,現在她感覺她能打一百個先天高手!

你們練武我修仙,一些武術而已,對我而言不過小孩子過家家!

懷着這樣的心態,周魚一早上神色跋扈,大搖大擺,隨手打了三根香跪下點香,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後的青衣老道臉色越來越黑。

周魚燒完香後,叩了幾首,開始去練武場監督弟子修行,如今她修鍊速度飛快,徹底脫離擺爛人生,實力才是一切東西的前提。

青衣老道往後拍了拍她,周魚呆了呆,隨後小臉緊繃,狠狠說道:「一點禮貌沒有,師兄們怎麼教你們的都忘了是嗎?」

周魚一個過街摔,另身後的青衣老道措手不及。

周魚緩緩睜眼,嘴角帶笑,正要說話,突然看到神色漆黑如鍋底的青衣老道。

「師師師師師師……父。」周魚結巴說道,神情無辜,很具有欺騙性。

青衣老道笑盈如花,輕輕地掏出了背後的木棍……

一陣安慰過後,青衣老道這才正經:「昨天那異象,是你搞出來的?」

周魚拍了拍胸,絲毫不顧已經成熊貓眼的雙眸:「哎呀,我知道我很優秀了師父,您不用獎勵我什麼的,以後不用早起就行了。」

青衣老道狠狠拍了一下周魚的頭::「獎你個頭啊,知不知道昨天搞出來的動靜有多大?他媽的江湖上一群不速之客馬上來給老道我使絆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有仙人降我紫霞觀呢。」

周魚捂着頭,委屈說道:「我這不是厚積薄發,一下子突破了嗎?師父你放心,他們其他九十九個宗門的不夠我一根手指打的。」

青衣老道瞪眼,一臉怪異的表情:「你,厚積薄發?一下子突破,引動天地異象?你的意思是告訴我你是億萬中無一的武學奇才?隨便突破都有聖象?」

周魚點點頭,認真說道:「師父,我感覺我是真武大帝轉世,您老好好供着我吧,以後我成仙帶着你和師兄師弟們一起。」

青衣老道愣住,隨後笑眯眯的盯着周魚:「你有這心就好啊。」

周魚也喜滋滋的點頭。

青衣老道低沉說道:「現在給我滾去修鍊,別以為你天下無敵了,這個世界上老怪物多了去了,比如你師父我。」

周魚聽着前半句還正經的點點頭,到了後半句就綳不住了,她也是不好意思說,但是她感覺現在能打10個青衣老道。

李天喜驚喜的看着青衣老道,飛奔而來:「師父,太好了,您終於回來了,那個太子又來了,真是令我頭疼,您回來就好太多了,話說您不是要走很久,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周魚聽到太子前來,也是一陣頭痛,哥們你怎麼又來了,下次來順便帶上皇帝咱們一起修道成仙算了。

青衣老道懵了:「什麼又來,咱們紫霞觀什麼時候這麼有名了,今天太子來,明天皇帝來?」

姬得玄桃花眼眯起,劍眉輕挑:「又見面了,真巧,小道士。」

姬得玄對着青衣老道微微行禮:「青衣道長,父皇讓吾跟您說一聲別來無恙。」

青衣老道冷哼一聲:「別說客套話,你說,皇帝讓你來幹嘛了,紫霞觀不歡迎皇室子弟。」

周魚目瞪口呆,心想我嘞個去,師父你知道眼前這個是誰嗎,以後登基的大秦皇帝啊,你就算真是什麼老怪物也打不過一個國家啊。

姬得玄微微一笑:「道長何必如此,當年是吾父的不對,吾父之後也給了您足夠的好處,何況滄海桑田,這都過去多久了。」

青衣老道眯起眼,聲音低沉:「這話說的,姬絕都告訴你了?」

這話幾乎是一字一字吐出來的,另姬得玄身邊的官員狠狠打了個寒蟬。

兩位協同而來的先天高手滿臉警惕,擋在姬得玄身前。

姬得玄桃花眼眯起,根本不管青衣老道的威脅,笑眯眯的看着周魚。

周魚低下頭,暗罵了一句,大哥你不知道如今是什麼局勢嗎,你用發春的眼看我幹什麼。

還有師父,您是真的只打巔峰賽啊。

最後還是青衣老道哼了一聲:「小魚,你帶太子殿下好好參觀一下吧,說不定以後他就成你師弟了呢,哈哈哈哈。」

姬得玄也不惱,仍是含笑看着周魚。

周魚獃滯。師父,你這賣徒弟的操作能不能改改,我還以為你們要打起來呢,我都做好暴露實力的準備了。

在眾人窺探的目光下,周魚面無表情的拉着太子殿下就走。

到了那顆大槐樹下,周魚放開姬得玄的手,將他堵到槐樹下,小臉兇巴巴道:「你什麼意思,為什麼要跟我師父說那些話,皇帝陛下是不是跟他老有故事?」

這本該是大逆不道,誅你三族的舉動,但是姬得玄反而低頭看着滿臉嚴肅的周魚。

他笑了:「你先將我放開,我再跟你說,嗯?」

周魚很想打打他那帥氣逼人的臉,他媽的,太帥了,讓他這個直男都有點衝動。

姬得玄在她耳垂旁輕輕吹氣:「你求求我,我就告訴你,行么,道長妹妹~」

周魚滿臉通紅,這個男人,真騷。

《長生不死的我今天也很可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