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白傾墨梟
白傾墨梟 連載中

白傾墨梟

來源:外網 作者: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都市言情

白月光回來那天,墨梟提出了離婚。白傾心裏五味雜陳,她垂死掙扎,問墨梟:「如果我懷孕了呢?」墨梟沒有表情:「打掉。」白傾猶如墜入冰窟。後來,她選擇放手。墨梟看着她,搖身一變成了耀眼的一顆明珠,牽着男伴的手,走路搖曳生姿。他捏着那個白傾的下巴:「傾寶,說好只愛我一個人的呢?」白傾淺笑:「前夫哥不好意思,當初是我弄錯了,你不過是替身,我愛的另有其人。」墨梟看着陪着白傾而來的男人,確實和自己長得有幾分相似。再後來。大雨中,他抱着她,眼淚落下:傾寶,你愛我一次好不好?展開

《白傾墨梟》章節試讀:

白傾回眸,淺淺一笑:「王阿姨,我不想連累你。」
說完,她就往外走。
王清夢的眼淚一顆一顆的掉下來。
白傾的母親是自己的恩師,然而她卻一點保護白傾的能力都沒有。
這讓她怎麼面對自己的恩師。
白傾從婦產科出來,把手裡的單子在趙騰的眼前晃了晃:「看清楚,我沒懷孕,所以你可以回去復命了。」
趙騰尷尬。
「少奶奶,你去哪裡,我送你。」趙騰幽幽道:「這是總裁說的。」
「我不喜歡被人跟着,你可以告訴墨梟,我會去找奶奶的,但是我現在另有其他的事情要做。」白傾一臉的不快。
「是。」趙騰點點頭。
白傾轉身就往外走。
走了兩步她才發現自己的手機忘記拿了,又回去拿手機。
拿到手機,她出來,卻被一個人喊住了名字。
「白傾。」雲七七的聲音就那樣灌入了她的耳中。
白傾身體僵硬,這都能碰到!
她默默地轉身,看着雲七七。
雲七七穿着病號服,臉色有些蒼白。
不過她還是很漂亮。
白傾和雲七七雖然很像,不過兩個人的氣質卻截然不同。
白傾天生媚骨,眉目間卻又清純至極。
而雲七七隻是單純的清高。
兩者截然不同。
白傾擰眉,「你怎麼在這裡?」
雲七七清冷的看着她,眼底閃過一抹嫉妒,「我現在正在住院,白血病。」
白傾一愣:「白血病?」
「是墨梟安排我住進這家醫院的。」雲七七勾着唇:「對了,我聽說這裡治療白血病的方法,還是你爸媽完善的呢。」
白傾有被噁心到。
用她爸媽完善的治療方案去治療她的情敵,確實夠噁心的。
「那你就好好的治療吧。」白傾冷漠。
說著,她就要走。
「白傾。」雲七七幽幽道:「把墨梟還給我。」
白傾一頓。
「白傾,要不是你當初橫刀奪愛,三年前嫁給墨梟的人應該是我,就是因為你,我和墨梟才錯過了這麼多年,現在我的身體已經這樣了,難道你還想繼續霸佔着他嗎,他根本就不愛你!」雲七七沉聲道。
白傾神情淡淡:「可笑,他想離婚,就讓他來跟我談,為什麼要讓你來說?他那麼慫,那麼沒有擔當嗎?」
其實白傾知道,雲七七不過是故意這麼說的。
就是想刺激她。
讓她知道墨梟有多在乎雲七七。
但就算是明知道,白傾也是會難受。
畢竟那個男人,她愛了那麼多年。
「墨梟是不忍心。」雲七七咬着唇:「你仗着自己無父無母,又有墨老夫人的喜歡,所以你就以為你和墨梟在一起是天經地義的,可你卻忘了,他根本不愛你,一點點都沒有!」
白傾譏誚:「你怎麼知道一點點都沒有?」
雲七七一怔。
「如果不愛我,他為什麼要碰我呢?」白傾冷冰冰的問道。
雲七七身體微微輕顫,這時,她看向白傾的身後:「墨梟?!」
白傾一頓,漠漠的一笑,自己還是上當了。
她轉過身,就看到了一臉冷酷俊美的男人。
「我來檢查身體的,不打攪你們了。」白傾要走。
「結果呢?」墨梟冷冷的問。
白傾拿出化驗單,塞進他西裝上衣的口袋裡,笑眯眯道:「安心,我沒懷孕。」
墨梟拿出化驗單,心裏微微不舒服。
他原本是有一絲期待的。
但是很快這種感覺就消散了。
「既然沒有懷孕,那我們就商量一下後面的事情。」墨梟冷冷道。
「你確定在這裡談?」白傾委屈:「為了來醫院檢查,我都沒有吃飯呢。」
「那就去吃。」墨梟冷酷無情道。
「你帶我去。」白傾勾唇:「我們邊吃邊聊。」
墨梟沒有溫度的看着她:「少動點歪腦筋!」
「呵呵。」白傾淺笑,她的笑聲嬌俏好聽:「我要是動點歪腦筋,你現在都已經跪在奶奶的面前了,我就是讓你陪我吃頓飯而已。」
墨梟皺了一下眉。
「墨梟,你陪她去吧,我在醫院等你。」雲七七一副善解人意的表情。
白傾勾唇,挽着墨梟的手臂:「雲小姐都這麼說了,那我們走吧,這附近有一家養生粥,我想吃很久了。」
雲七七看着白傾勾着墨梟的手臂,眼底閃過一抹狠毒。
墨梟看着雲七七:「你先回房間休息,我去去就來。」
「好。」雲七七咬咬唇:「你早點回來,我等你一起吃午飯。」
「嗯。」墨梟點了點頭。
白傾拉着墨梟就往外走。
他們來到附近的那家養生粥店。
白傾拿着菜單,神情悠哉:「阿墨,你吃什麼?」
「我不吃。」墨梟冷酷。
「是為了留着肚子和雲七七一起吃午飯吧,我懂。」白傾朝服務員伸手:「麻煩來一碗鮑魚粥,我還要一屜牛肉蒸餃,謝謝。」
「好的。」服務員點點頭,然後退下。
墨梟蹙眉:「吃這麼多?」
白傾的飯量,他還是清楚的。
她就是小鳥胃,吃點東西就飽了。
「阿墨,你不是吧,一碗海鮮粥和一屜蒸餃,你就嫌棄我吃的多了?」白傾可憐兮兮的:「是不是公司破產了,你沒錢了?」
「吃你的吧。」墨梟冷然。
她有時候皮是真可愛。
有時候也真的是真可氣。
不過,墨梟承認,這三年有白傾的陪伴,等待雲七七回來的日子,也不算很苦悶。
飯菜端上來。
白傾就開始吃。
她真的餓壞了。
不止她,肚子里的寶寶也餓。
她鼓着腮,把勺子里的粥吹涼,才放進嘴裏,可愛的像只小松鼠。
「你想跟我說什麼?」白傾聲音細細的。
「剛才七七都跟你說了什麼?」墨梟清冷的問。
白傾蹙眉,這是要秋後算賬?
「她說她得了白血病。」白傾回答。
「沒有錯。」墨梟沉然:「剛才我去給她拿骨髓配對,沒有想到這家醫院裏有一個捐贈者和她的血型相匹配,你猜這個人是誰?」
白傾眼皮子直跳:「你說的那個人……是我?」

《白傾墨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