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Admiring
Admiring 連載中

Admiring

來源:google 作者:爺卿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未輅亭 現代言情 艾司慕

前世今生為你慕名而來「她是我找尋半生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勢必是要寵着慣着「她若與旁人有了分歧,錯必不在她!無論何時,無論何事!」展開

《Admiring》章節試讀:

別人跑到他面前告狀,條條件件都宣示她罪該萬死。

「她是個魔鬼!你知道剛才她差點殺了人!就在大庭廣眾之下,你知道這影響有多惡劣?!輿論一邊倒都在討伐她!」

他垂眸處理着手中的文件,睫毛未動,頭未抬。

他晾着這個在他辦公室暴跳如雷,狀似小丑的表演者。

如果不是這個人尚且對他有過援手之助,此刻這個人已長眠於世。

冷而果決的聲音輕描淡寫響起,「那又如何?」

還未等那人辯駁什麼,就聽他繼續涼聲篤告。

「她是我找尋半生好不容易找回的。勢必是要寵着慣着。難不成我費盡心力找回來,是訓着玩兒的?」

文件合上,男人冷厲的眸眼射在桌前站立的人眼中。

「她若與旁人有了分歧,錯必不在她!無論何時,無論何事!」

「你......你這是在助紂為虐!是在害她!」

男人收回視線,對耳邊呱噪的勸哮恍若未聞。

腦中那個小女人的身影,已經佔據一天了。

所有人都來他面前指責她,彰屬她條條罪狀,字裡行間都是對她的凌遲不饒。

可沒人知道,她原來有多膽小嬌柔,若不是生活、人世對她額外「眷顧」的千錘百鍊,他都捨不得說重一字的人,再重逢,竟然只有滿心滿眼的防備。

那是他拿命愛的人,他死都想知道她到底經歷了什麼?

可即便她在所有人眼中惡魔如斯,卻只有他知道,她的善良與底線,即便經歷萬惡後,依舊未變分毫。

她愛護弱小,幫持弱者,嫉惡如仇。

無論現在亦或從前,她一直身體力行,默默在做自己認定的事。

只是對比從前,現在的她,多了運籌帷幄,獨當一面的能力。優秀的,連自己都快望塵莫及了。

歷經萬惡,歸來依舊良善向陽的人,到底能壞到哪兒去?

說到底,不過是威脅到了一些人本以為唾手可得的利益,按耐不住想除之後快又忌憚着自己。

對付這種人,他的女人還是過於心慈手軟了些。只是她要自己來,他便放手觀戰便是。

讓她鬧上一鬧,有何不可?

更何況那群倚老賣老,不佔理卻厚顏無恥的老匹夫,的確讓人生厭的很。

思想還停留在大清殆亡還存的年代,迂腐又固執。新中國都成立一百多年了,這群木乃伊竟然還心安理得活在世上,仗着別人施捨的幾分薄面,自顧自開啟了染坊,橫豎左右他們都想插一手,攪和攪和,都什麼毛病?又是誰給慣的?

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對手中握着的筆用了幾分力也不自知。

只是隨着「咔嚓」一聲輕響,那根定製的鋼筆就這樣夭折在他手中。

桌前站着的人剛剛還一副欲言又止,不甘就這樣走人的模樣,這會兒看到折在男人手中的兩截鋼筆,斷的那麼乾脆還輕而易舉的樣子,眼睛都直了。

喉結忍不住滑了兩下,硬生生將一肚子心有不甘的話默默咽了回去。然後在那人無視的地方,微微欠了下身子,靜靜退出了辦公室。

有巧成書。這一招無心的施壓,還真把人給鎮住了。

人一走,辦公室里的空氣都清新了幾分。

他餘光瞥了一眼人影消失的門口,微不可察的勾了下唇,眼底帶了絲嘲諷。

倒是省了他多費唇舌,還算有點眼力見兒。

不自量力,慣的毛病!

《Admiring》章節目錄: